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
对话郎依法王的智慧人生:烦恼不请不来 修行更要修心
作者:佚名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148  更新时间:2019-6-22 21:37:58  文章录入:红尘法远  责任编辑:红尘法远

 

    大公网讯(记者朱烨 哇尔玛乡报道)云蒸霞蔚、烟波浩渺,群山俊秀、苍翠绵延,油菜花一路挟裹着和煦阳光的味道,扑面而来。自阿坝县城驱车盘旋上山约2公里,倏尔转弯,一座雕塑精美且极富特色的寺院蓦然矗立。那便是建庙已逾上千年历史、僧侣超过1300人,国内外目前最大的雍仲本教寺院——郎依寺。 

 
郎依寺第三十九代法王与记者一行交流(朱烨
摄)

  6月14日下午,记者抵达时,恰逢郎依寺第三十九代法王嘎让罗周坚措活佛,自夏扎佛学院闭关五十天归来。与想象中的神秘严肃不同,这位生于1983年的年轻活佛周身散发着阳光、和善的气息,十分爱笑,举手投足中既不失可爱,言语行为里又处处透着智慧与风趣。

  交流中,不论是新时期的佛法传承与传播,还是唐卡艺术的与时俱进,不论是修行僧侣的学院课程,或是人生烦恼的解惑、认清自己的迷茫,法王都宽以答之,并辅以治愈系笑容。或正如他本人所言:修行佛法,皆为传播正能量矣。

  佛法传播应与时俱进

 
郎依寺内部(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
袁蓉荪 摄)

  郎依寺自创寺人郎依多帕活佛一世至如今的第三十九代法王,已走过千年历史,其间多少历史变幻、沧海桑田。“每代活佛生活的社会环境、地方风俗,都会有很大变化,”郎依法王嘎让罗周坚措对记者说,“佛法的见地一定不能变,而佛法的传播方法,之前要变,之后也一定会变。”正所谓,宗教要与社会相适应。“谁在修佛法?是社会上的人在修,”他说,“那就必须按照他们能接受的方式去传播,这样他们才能真的学到,而我们的目的,就在于传播正能量。”

  法王提到本教高僧大德以往所撰经文称,过去的高僧更注重“用怎样的方式才能活得智慧”、“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领悟透彻”,注重的是自己内在的修行。这也是为何本教寺院都建筑在偏僻山间的原因,因为他们相信,重视内在修行就不能接触社会,以防社会烦恼涌入,影响佛法的智慧和传承。然而,随着社会进步和互联网新时代的到来,佛法传播也到了“现代化”的时候。 

 
郎依寺大经堂(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
袁蓉荪 摄)

  “再走封闭的路子,文化可能就消失了,如果还是老古板的做法,佛法可能就灭亡了。”法王如是说。因此,他再次强调,佛法的见地一定是不能改变的,但佛法的传播方式,一定要与时俱进。

 

郎依寺内部(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
袁蓉荪 摄)

  关好心门 烦恼不请不来 认清自己 修行更要修心

  当面对“烦恼”这个永恒话题时,法王也用深入浅出的方式进行了智慧解答。“好像你梦到自己吃饭一样,你真的在吃饭吗?其实并没有,这只是个梦,”他说,“如烦恼一样,其实并不存在烦恼或不烦恼,大圆满讲究一切皆有心所造,只要关好心门,便不会有烦恼一说。”而对于烦恼,密宗有着不同看法。“密宗认为,烦恼里可以提炼出智慧,而正是因为有了智慧,才有了烦恼,”他向记者普及知识称,“这与汉传佛教中常提的 ‘烦恼即菩提’,差不多。”

 

 
“郎依甲”唐卡绘画传习基地的学生们正在绘制唐卡(朱烨 摄)

  法王认为,虽认识方法不同,但根本核心是一样的,即要保持内心的安静和干净。“首先要认清自己,”他说,“我们常说修行,其实更应该是修心,行为不过是表面上的东西,并非真实。”

  他笑着分享起小时候的自己排解烦恼的小方法,心情不好的时候,一般会找个角落一个人安安静静呆着,听听纯音乐。他认为,如何平息烦恼与每个人的个体差异有关,有些人念经就能获得平静,有些人需要打坐,有些人放空即可。“好似电视机和遥控器的关系,为什么遥控能调台呢?因为二者之间有沟通点,烦躁的时候也是如此,要找到之间的沟通点,”他说,“若你与佛法有沟通点,就用佛法平息,若与佛法中的智慧有沟通点,就用智慧,若与其他方式有沟通点,就用其他方式。”总之,要找到一个可联通的点。

 
 
位于郎依寺大经堂内的法王宝座(朱烨
摄)

  以培养人才为己任 传承创新两不误

  自宗教开放以来,因为郎依寺有着比较成熟的学习课程以及比较完整的本教文化体系,自然吸引了全国各地来自雍仲本教寺院的僧人们。“目前有67座寺院的僧人,在郎依寺的雍仲本教讲修学院中学习,”法王笑着说,“相当于 ‘流动人口’,13年的学业结束后,他们将再次回到自己的寺院。”

  谈及如何考试和结业,法王透露,若是修行显宗,则主要以辩经的方式进行考核。“辩经分为笔试和口试,”他说,“笔试需要僧人将所有课本里的每一章经文,一字不漏地背下来,出题时只给出某一段话中的一句,让僧人默写全文。”

  除了修行所需要经文,僧人们还要学习文化课,包括天文、地理、医学、梵文(此处为本教梵文,即象雄语言)、语法结构以及写文章等诸多科目。文化课每年将在夏季和冬季进行两次大考,此外每个礼拜以及每个季度还有小考,13年之后再核定总分,以判断学习是否合格。

  紧接着,法王带记者参观了位于郎依寺中的“郎依甲”唐卡绘画传习基地,目前有三十多位学生跟随创办人郎依甲唐卡大师进行学习。依据本波经典记载,佛像面部的比例有别于其他画派,在细节处理方面不同于其他,不一样的地方很多,比如按照传承要求,佛母像大小比例是八个脸,愤怒本尊相为六脸等,其造型对于风、水、云、火、石表现也有自己的特点。象雄本波风格唐卡技艺不只是口述,在各大经典当中也明确记录下来,并由本波画师世世代代守护继承,这使古老的雍仲本教本土文化技艺能够传承走到至今。

 
郎依寺第三十九代法王嘎让罗周坚措活佛(朱烨
摄)

  郎依寺,全称为“旭里兰杰扎西雍仲林”,意为“殊胜吉祥雍仲寺”。记者在郎依寺寺庙大经堂的横梁上,看到许多仙女雕像。仙女手执线条简捷而明快的供物,姿态万千,秀丽动人。在其他神殿中的立柱和横梁上,也有许多精雕细刻的法轮、华盖、宝幢、海螺、宝珠、吉祥结、玉瓶、供命鸟、凤鸟、孔雀、龙、狮、虎、马等。此外,那些鹏首狮足的双翼狮,螺身的鳌鱼,顶着水獭头的金鱼等都是相互对立的动物凑在一起,其意深远。

  此外,各殿堂内供奉和珍藏着极其丰富的雕像、彩绘和文物古籍,价值连城,目不暇接。大小经堂千佛正襟危坐,装帧华丽的本教大藏经陈列有序,是研究本教历史文化的宝贵资料。大经堂中不但有堪称“镇寺之宝”的殊胜幸饶祖师及其四大弟子的塑像,还供奉有从汉地和印度、尼泊尔迎请的数尊铜佛像,珍藏有经文雕板二千余块,以及具有文物价值的用金汁和银汁书写的经卷和众多本尊、护法神古唐卡等等。 

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